论国开行牌坊的倒掉

2021-02-23
论国开行牌坊的倒掉

  这几天,没有哪一个牌坊像国家开发银行牌坊轰然倒下这样引发广泛的争议与是非,诚然这是众媒体和自媒体时代热点问题聚焦的产物,同时也是我们意识形态领域泛政治化的产物。

  首先有一点可以确定,这个牌坊不是历史文物,所以拆除不违法不违规。其次有一点似有疑问,这个牌坊的倒下真的是因为中央巡视组反馈意见及长安街沿线景观、照明等统一要求的问题么?那么这块牌坊的倒下,为什么会吸引这么多人的关注呢?

  “围观的乐趣”

  大约100年前,鲁迅先生愤怒而又无奈地提出,“中国人永远只能是戏剧地看客”,看客心理,既要旁观,更要揣测。牌坊的拆除,让有些人又陷入了阴谋论和神秘主义的快意之中,甚至抬出了封建主义与社会主义的对决,试图在网络的传播中,找到某种呼应和证明。有些人的仇官心理仍在作祟,对高大衙门具有天然的仇视,认为这是权力的象征,进而推广到所有的机关门楼,都欲拆之而后快。中国人似乎每个人都是政治家,每个人都对政治有着莫大的兴趣,“意淫”功力十足,一抓到有这种话题的可能就乐此不疲,就特别兴奋,特别想弄出点动静和是非来。凡此种种,不一而足。

  “倒下的到底是什么”

  为什么围观会有乐趣?牌坊是倒下了,倒下就完事大吉了么?如果仅仅是不能立,那如何实现不敢和不想呢?你能看到的是牌坊,而那些看不见的石头、造像、摆件等等所谓的`风水之物或明或暗的在各级机关单位登堂入室又有什么说法?这些似乎还都是看得见的物件,那些横亘在人们内心中的官本位等封建思想,尤其是那些在荧屏中泛滥的“三呼万岁”、“贞节牌坊”又如何消除?在以“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为主流的互联网时代,如何拆掉人们内心中的等级和依附思想,则是所有人必须面对的重大命题。记得对官员价值观的跑偏有个评语叫“不信马列信鬼神”,似乎还挺贴切,但若“头上三尺有神灵”的传统文化也不信的话,那就更可怕了!倒下的是什么?也许你懂的。

  “简单一点”

  其实,这只是一块写着单位名称的牌子,做的古色古香了一点,那九条龙也只是装饰而已,就像有的单位把名字写在木牌上,刻在石头上,建这个牌坊的时候,恐怕是没想用九龙象征皇权,它没有那个必要,也没有那个历史背景。过度解读只能证明我们的神经是依然过敏,大家在信息不对称的状态下依然“惴惴不安,惶惶不可终日!”

  面对信息不对称的困境,“不确定性”成为困扰所有人的咒语,闭塞导致揣测,神秘催生猎奇,信息的公开是破除“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第一步!对民众而言,首先需要冷静一点,力争要从思维怪圈里跳出来,重新审视我们的心理和话语环境。其次,长安街上有什么东西是永垂不朽的?恐怕大中国没有人不知道,牌坊这么迅速倒掉,只是告诉大家“一切如梦幻泡影”。“人在做天在看”,倒下的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什么东西能够立起来,立的长久。否则,今天是个牌坊,明天就可能是个大楼。

【论国开行牌坊的倒掉】相关文章:

论我眼中的军人与军嫂05-21

论影视剧取名的多样性与倾向性03-08

诗意的生活,诗意的工作03-04

我的草原,我的马02-21

感谢领导的帮助的短信11-24

眼中的真实,镜头下的虚幻01-22

圆润的离开的意思与感悟12-26

我的书屋我的梦作文04-23

《酸的和甜的》教学反思04-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