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改一点点——给慧净上人的一封信

2016-02-26
就改一点点——给慧净上人的一封信

  尊敬的上人:

  您好吗?我是西安的佛剑(笔名小弥,俗名马学灵),是您的铁杆粉丝──“净丝”,您在福圣寺后院的寮房里见过我,20年前我的魂就跟上您了,没办法,谁让您的文字温暖、扣人心弦?谁让您长得那么慈祥、庄严呢?有人说您象拙朴的活化石,我说您是大智若愚、出淤泥而不染……反正爱您没商量,就是单相思,这病也要害到底。您哪天回极乐老家,可别偷跑,要叫上我哟!还小?不小了,都54岁咧,反正周围人都嫌我在这儿无用碍事,到那边还能被佛提拔重用。因您遗嘱里隐约有这层意思(不惊动人悄悄跑掉),所以先打声招呼,哈哈。

  开门见山,只为一事。您遗嘱啥都写的好,就一点我不同意:不拣舍利,不起灵塔,不建祖庙。这让我们这些铁杆“净丝”情何以堪?我们就是肉眼凡胎,就要拜着舍利、灵塔、祖庙,嘴里念着佛,心里才蹋实,没这些,咋显清净传承?我还要叫我的子孙后代做您的粉丝呢,我给他们咋介绍:一张照片,一团空气,他曾说过“称名必生”,谁能相信?再说您这不是给净宗法师出难题,您和您的粉丝,他哪一面都得罪不起,到底听谁的?二难推理走刀刃,唉,可怜的师父呀!

  来信就这事,就是想恳求您,只修改这么一点点,可以吗?

  上人您在羊年的最后一天发表这个遗嘱,可把我们吓坏了,以为您遇什么大事了,身体或者法门上的。“遗嘱”加上“最后”,让人逐渐舒张的心一下子都紧缩起来,我想到了世尊的遗嘱,还想到我这个“瞎子”走过的路。

  我最早接受上人您有关善导大师净土思想的引导,是九七年在长安某小寺看到的?净土三部经讲话?,一下被吸引住,那是弥陀老爸给小儿我的三封家信的心灵解读,怪了!三经以前读过呀,总觉得回家太难了,可您解的就容易:称名等佛抱回家!就这么简单。我恳求那位近百岁的住持,让我请回家仔细拜读,她见了我的诚心,就让我如愿所偿。

  等?讲话?的读书笔记写完,您就在我心里安住了,我也跟定您了,认定您才是中国最能透解弥陀本愿的鼻祖,只要跟紧您,我就会自然轻松快乐地直达老爸的怀里、心里。以后就顺着您编述的?教行信证述义?、?选择本愿念佛集要义?、?回归善导?、?善导大师全集?……就这样一路跟过来了,直到2015年12月31日。

  为啥要“跟紧”?因我是“瞎子”呀!我1。1视力的眼睛只能看见眼前轮回的'道,望不见遥远、回家的路,不跟紧就迷失,就有丧身的危险。善导宣传组微信里盛传的这幅?老鹰捉小鸡?的游戏图片我最喜欢,童健师兄就扮演的是您护鸡引道的角色,我就是最后那只小鸡,说最后也是最前,您的等身著作就是您无形的衣襟,在超越时空的法界里,不知被多少生灵紧拽着不放!

  拽紧就对咧,咱眼瞎有明眼的上人您就行了,闭着眼都能跟到极乐。

  一句话,您领对了路,领对了弥陀“广施功德宝”的路,领对了众生“遇无空过者”的路,领上了“两种深信”和“一心专念”的康庄大道。您制定了净土宗的宪法大纲,建立了大陆、台湾两大净土连体机构,您还要站在自己建立的净土大厦上高瞻远瞩,看国际风云变幻,看法门潮起潮落……这遗嘱,就是法门设计师移风易俗的杰作。您,就是我们的眼睛、舵手,是我们本愿学人共同的恩人!

  但现在,这路您不领了,让我们自己走,用您选择的、佛赐的名号作眼睛去看路,这是您的考验,也是佛赐的智慧。

  谁都没想过“最后一天”会来的这么快!我们想的只是:您不会走,起码得活120岁;我也不会死,少活也得80岁!您自己会怎么想?您为什么最近又写了?莫谓老来方学道孤坟多是少年人?的文章?对,因为生命只在呼息间!

  再说今晚真死,是最后一天;再活百年,仍是最后一天,性质相等,价格等零,魔乡噩梦故。只有那些平生业成的安心念佛人的“最后一天”,才最有价值和意义,在您的警告、鞭策声中更加“自信教人信、真诚报佛恩”,只争朝夕。

  您虽然表象上顺俗把“最后一天”先定格在65岁的年末,可您的本意是,想让所有看到、听说的人,都赶快立下告别娑婆、早回极乐的遗嘱!

  您的遗嘱,敲响了“无常”的警钟,我们还以为您会永远保护我们。您是不是会说:都是学佛二十多年的弘愿人了,羞不羞?还不断奶!该出门干活了,该搏击云天了!(净宗师父语)

  由此也想到了世尊的遗嘱。有时瞎想:世尊不留遗嘱行不?不入涅槃会怎样?这样一逆推就明白了,原来这是在彰显法的珍贵!

  您的遗嘱也是如此:父母永久的监护,只能成就一群无能的孩子;世间皆生灭,唯法独久存。所以您现在要让山河大地,一代时教,全都隐没,唯留名号,“南无阿弥陀佛”,“我亦在彼,名号之中”。不留牌位,不拣舍利子,骨灰分撒,有缘之地……这都是您在粉碎自己、粉碎世界,在消灭我执、彰显尊法!

  上人啊,我们懂了:您是怕我们只记您不记佛、只念您不念佛,于是要把自己的形象,在弟子们的心目中彻底粉碎,彻底磨灭掉!

  不,不,不!除了这点,遗嘱中的一切我们都遵从,我们知道您的本意,我们会在看您、念您时更加地忆佛、念佛,请您删掉遗嘱中的这点内容,若是不删,我们也要用民意干涉净宗师父的执行!

  因为只有您才为我们说透了佛的慈悲,挑明了我与佛的亲子关系(要不我为啥叫小弥呢?哈哈),没有您的介绍,我充其量认为自己是佛的不合格学生或者养子,要回到佛身边更是遥不可期的幻想。

  上人啊,就是师父逆了众望、行了大孝而照您的遗嘱做了,无奈的我们也不好说啥,只是会更加地敬您、想您。

  早在福圣寺,当我拜在您的脚下时,您那慈悲的声音和那“无量瘦”的身材就永远烙在我的心里,永不消失,我想或许“粉身碎骨”的遗嘱更是您“外其身而身存”这一宇宙智慧的具体再现,也或许藏身于名号才是真正永恒的“身存”。

  如果说周恩来是人民的好总理,那您就是佛民净民莲民的好舵手、好向导!对不起,上人!不该拿过世的伟人跟您比,一是因世间再找不到第二个象周总理那样的好人比照您,二是因遗嘱二字太容易勾起人们对过去的沉痛回忆。

  尊敬的上人,说我们的心在逐渐“舒张”,是说我们在您的教导下,不但会专心老实念这一句佛号,还会照您?宗风俗谛?中的要求为社会做点事,尽量学做“弥陀怎样为我,我就怎样为人”,虽然做的不好,但向这个方向努力,而且做的非常开心高兴,从一个无头苍蝇的行尸走肉迈向真正“人”的生活,而且不久就要回家坐上候补佛的宝座,心里能不舒张、膨胀吗?您可能也是看到这点,才伸手当头一棒,泼一盆“遗嘱”冷水!该警醒、冷静一下了。一切都是那么地及时、恰当,来得都是刚刚好!您把儒家的中庸、佛家的中道,咋就拿捏得都那么准呢?

  好了,上人,您就放心吧,我们一个个雏鹰都长大了,一定会在新头鹰的带领下翱翔蓝天、搏击长空的,您就藏在佛巢名号里偷偷欣赏我们展翅的雄姿吧。

  尽管如此,为了法的传承,再求您一次:就改那么一点点,行吗?

  什么话?既然是“净丝”,又带“铁杆”,那改不改自然还是上人说了算,雏鹰毕竟智浅识短,改与不改,都是法门最好的选择。

  上人啊,遗嘱都出了,就不要再操心了,您就顺势再回西安,回咱善导念佛团,回到创宗的祖庭、善导洞,在净丝的簇拥下,与宗祖、祖庭和终南山实现永久的合一。

  南无阿弥陀佛。

  敬祝

  法安

  佛剑顶礼

  2016年1月2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