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月兰读后感

2017-10-02
二月兰读后感10篇

  【篇1:二月兰读后感】

  《二月兰》是季羡林先生的托物寄情之作。先生以他豁朗明达的心胸、平朴简约的文笔,给读者讲述了一个洋溢着淡淡二月兰花香的人生历程故事。

  本文主要透过作者回忆一些与二月兰的人和事,抒发了作者对自己失去的亲人的无限怀念之情,也表达了作者在逆境中笑对人生冷暖,生活中体验悲欢真情的人生感悟。作者用拟人、夸张和摹色手法,描述了二月兰随着春风的召唤,兀自淋漓尽致的怒放,紫气直冲云霄。它坚强地开着,不管世事变迁如何,一如既往地在春风招摇中笑对人世沉浮。二月兰的一“怒”,紫气冲云霄,一切顺其自然,就应开时,它们就开;该消失时,它们就消失,没有所谓的悲和喜……然而,移花于情,作者的记忆开始打开。

  天地虽宽,阳光虽普照,作者却依然感到无边的寂寥与凄凉。二月兰的顺其自然,泰然处之的性格,与作者的处境构成鲜明的比较。花倒是能笑对春风,而作为人呢于是结尾有“我问三十多年来亲眼目睹我这些悲欢离合的二月兰,她也沉默不语,兀自万朵怒放,笑对春风,紫气直冲霄汉。”又是作者对二月兰这一形象的提炼,到达了顶峰。在生命的逆境中,身边的事物慢慢消逝,亲人的离去,导致作者对人生悲欢离合的思考:悲中有欢,欢中有悲,悲欢交织难辨。文章以二月兰贯穿全文,反复描述二月兰,强化了感情,表现了二月兰在逆境中巍然屹立,一切顺其自然,遇事泰然处之的品质和寄托了作者的理想人格和提醒人们体验悲欢离合的人生境界。

  读完此篇,我沉思了很久。对于我们这个时代的青年,情绪大起大落,应对人生的跌宕起伏更是虚弱得像一根墙头草,没有毅力,没有理想,甚至随波逐流,人云亦云。我们为何就不能像作者笔下的二月兰一样,不管外界如何,我们都活出自己的个性,用坚强的意志笑对人生起伏。而当我们在社会的逆境中无法逆流之上的时候,我们能够回到家,去寻找一份温情,去修补自己脱落的羽翼,待一切都准备就绪时,我们就能够像二月兰一样,一怒冲霄汉,实现自己的人生梦想。

  【篇2:二月兰读后感】

  《二月兰》读后感

  近来很忙乎,我徐徐起始有点厌倦生计。于是我走进书库,慢慢把心沉静下来,拿起最疼爱的散文,骤然想起老师说的散文有“形散神不散”的精髓,我就找了一篇季羡林的《2詜聕兰》,无心的翻阅却使我找到达生计的凉茶,我喝着,品着,2詜聕兰的芬芳竟至让我从新看见了前线生计的曙光。

  在绍介这篇文章之前,我得绍介文章的笔者。

  这篇文章选自季羡林的《怀旧集》,作于1993年。季羡林是一位国学大师,曾被看作是“老生派”散文的代表之一。

  93年笔者82岁,看一路风尘,写一篇华章,是阅历,是性命,是人生给了他尖锐的笔,开具好些富裕哲理的文章。没有谁明白,当笔者写这篇文章时,对人生和命数是多么的虔诚。因为文中的老祖就是叔婶、婉如是他的女儿,当初都已经离他而去,而作为一个经历过文革十年大浩劫的老人,也难怪人偕老年就备受感慨,前脑贮存的记忆便会像洪水同样,把冰封着的岁月之闸冲开一个大洞,每一个断片都具备深刻的哲理。

  我们回到《2詜聕兰》这篇文章上来。

  《2詜聕兰》是季羡林先生的托物寄情之作。先生以他豁朗明达的胸怀、平朴简约的文笔,给读者讲评了一个洋溢着淡淡2詜聕兰花香的人生历程故事。

  本文主要经过笔者回忆一点与2詜聕兰的人和事,抒发了笔者对自个儿错过的亲人的无限怀恨之情,也表现了笔者在逆境中笑对人生冷暖,生计中体验悲欢真情的人生感悟。笔者用拟人、夸张和摹色手法,描画了2詜聕兰随着春风的号召,兀自淋漓尽致的怒放,紫气直冲云霄。它刚强地开着,无论世事变迁若何,一如既往地在春风招摇中笑对人世沉浮。2詜聕兰的一“怒”,紫气冲云霄,一切听天由命,应当开时,它们就开;该消逝时,它们就消逝,没有所谓的悲和喜……然而,移花于情,笔者的记忆起始敞开。

  乾坤虽宽,阳光虽普照,笔者却傲然感到无垠的空寂与悲凉。2詜聕兰的听天由命,泰然处之的性情,与笔者的地步构成鲜亮的比较。花倒是能笑对春风,而作为人呢于是结尾有“我问三十积年来亲眼目睹我这些悲欢离合的2詜聕兰,她也沉默不语,兀自万朵怒放,笑对春风,紫气直冲霄汉。”又是笔者对2詜聕兰这一形象的提炼,到达达峰巅。在性命的逆境中,身边的事情慢慢消逝,亲人的离开,以致笔者对人生悲欢离合的思考:悲中有欢,欢中有悲,悲欢交织难辨。文章以2詜聕兰贯穿全文,反复描画2詜聕兰,强化了情谊,表现了2詜聕兰在逆境中巍然屹立,一切听天由命,遇事泰然处之的质量和寄托了笔者的理想人格和提醒人们体验悲欢离合的人生境界。

  读完此篇,我思考了许久。对于我们这个时世的小伙子,情绪大起大落,面临人生的跌宕起伏更是虚弱得像一根墙头草,没有毅力,没在理想,甚而随波逐流,人云亦云。我们为何就不得像笔者笔下的2詜聕兰同样,无论外界若何,我们都活出自个儿的个性,用刚强的心志笑对人生起伏。而当我们在社会形态的逆境中无法逆流之上的时分,我们能够回到家,去寻觅一份温情,去补缀自个儿剥离的羽翼,待一切都准备就绪时,我们就能够像2詜聕兰同样,一怒冲霄汉,实行自个儿的人生幻想。

  写至此,不单又让我想到新东方创始人俞敏洪的话:“我们每一私人都应当像树同样生长,纵然我们如今啥子都不是,但是只要你有树的胚珠,纵然被人踩到泥巴半中腰,你傲然能够借鉴泥巴的养料,自个儿生长起来。”而那颗能够长起来的胚珠,它必须也具备了2詜聕兰遇事泰然处之,在逆境中笑对春风的质量!

  我喜欢文学,也常常喜欢投稿,但是众多稿子都像投进沧海的石头,一去杳无音讯,我时不时都会很失落,有时看见自个儿文章就感受到郁闷,于是就叫上朋友去喝酒,到最终自个儿的文笔是越来越浅,越来越没有自个儿的个性,也把自个儿投到达人云亦云的邮箱。实则,我们压根儿就不应当有那么大的怨气和抱冤,我感到作为一私人,要活在时世下,那么他三十岁之前所有的成功放到人生的大戏台都不叫成功,三十岁以前的败绩放在性命的历程中来看都不叫败绩。因为人从一莅临这个世界就是遭罪的对象,人们一向为不遭罪还是少遭罪而黾勉着,前进着,没有逃脱逆境的勇气的,便平庸的活着,他的苍穹假如有色彩的话,那也必须是白色。

  天底下没有啥子能够打倒我们,只有我们拥有刚强的毅力,有一颗理智的心,在顺境中我们扬帆远航,在逆境中我们逆流而上,把每每挫折和艰难都看做是人生走向成功的磨砺,坚信有朝一日我们必须能够直冲霄汉,看一世绚丽的烟花。

  拜谢季羡林先生的《2詜聕兰》,拜谢2詜聕兰生之靓丽,我会沿着2詜聕兰的花香勇敢地向人生的目标一步一步向前走,不达目标觉不回头。

  【篇3:二月兰读后感】

  《二月兰》读后感

  托物言志,咏物抒怀,历来都是文人墨客写文、歌诗、填词惯用的手法。在那里,“物”作为载体,寄寓着仕途维艰之人的激愤和无奈;寄寓着热血慷慨之士的雄心和抱复;寄寓着跋涉异乡之子的惆怅和辛酸,还寄寓着愤世嫉俗者的逍遥和洒脱……

  而对花草的歌咏,尤其是对“梅”“兰”“菊”“竹”的歌咏,千百年来,古人给我们留下的名言佳句,更是浩如烟海。

  “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是唐·林和靖《山园小梅》对梅花的赞颂,寄寓着他乐居小园,“不须檀板黄金樽”的志趣;

  “春晖开禁苑,淑景媚兰场。映庭含浅色,凝露泫浮光”,是唐·李世民《芳兰》对兰草的歌咏,抒发了他志得意满的情怀;

  “铁骨霜姿有傲衷,不逢彭泽志徒雄。夭桃枉自多含妒,争奈黄花耐晚风”是清·秋瑾《菊》中的赞叹,展现了她不媚世俗,无惧黑恶的气节;

  “咬定青山不放松,立根原在破岩中;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是清·郑板桥《竹石》中对竹的咏叹,鲜明了他孤傲、耿介的处世观。

  翻开唐诗、宋词、元曲,随处可见对“梅”“兰”“菊”“竹”特质的品评,随处可见对“荷”“松”“牡丹”“枫叶”风骨的描述,但是,对花中的“灰姑娘”“二月兰”的讴歌,或许是孤陋寡闻,我却没有找到一首。

  初识二月兰,还是读了季羡林的《二月兰》之后。

  始读季羡林的《二月兰》,我被季老笔下的二月兰深深地震撼了。在文中,季老极尽赞美之能事,对二月兰的长势,进行了倾情渲染:“只要有空隙的地方,都是一团紫气,间以白雾,小花开得淋漓尽致,气势非凡,紫气直冲云霄,连宇宙都仿佛变成紫色了.”“大有凌驾百花之上的势头”“仿佛发了狂,从土地深处吸来一股原始的力量,必须要把花开遍大千世界,紫气直冲云霄”。

  这那是花中的“灰姑娘”,这分明是花中之魁,花中之伟丈夫!

  古人说:“情动于中而形于言”,季老在耄耋之年,对“我的二月兰”的爱怜和情结,源于对婶婶“老祖”和女儿“婉如”逝去的追忆和思念,源于对家庭以前的祥和、温馨的不再,源于“十年浩劫”,“是非颠倒,人妖难分”“虽处人世,实为异类”“被打得鼻青脸肿”的非人摧残。

  季羡林是誉满世界的学术泰斗,他对中印佛教史独到的研究,对世事、人生的参悟,在《二月兰》里得到了印证:

  “东坡的词说,‘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悲欢离合,此事古难全。99.,’但是花们好像是没有什么悲欢离合。就应开时,它们就开;该消失时,它们就消失。它们是‘纵浪大化中’,一切顺其自然,自己无所谓什么悲与喜”“天运转动,否极泰来”。

  作者借用东坡的词,和二月兰花开花落自然之理,托物言志,咏物抒怀,袒露了自己的人生态度,字里行间充满了深沉的哲理和禅机——“天行有常,不为尧存,不为桀亡”,凡事顺其自然,遇事不为它动,处之泰然。

  【篇4:二月兰读后感】

  这的的确确,确确实实是我第一次沉下心来去触碰季老先生的文章,以前只是在小学课本上读到它在外留学时写得日记,字字句句里都充斥着爱国思乡之情。小学课本里这样的文章很多,读了后,我也不留记忆。如今却无意间翻到一篇老先生的《月是故乡明》,还没来得及去细细品味,就已经被这个题目给醉倒了,写得多好呀,月是故乡明,月是故乡明,一语道破,点醒梦中人。往日里读到的那些,什么想念家乡啊,什么思念故园,顿时都化为了浮云,都不如这五个“月是故乡明”。

  这篇的名字叫《二月兰》,简单而不失风雅,单调而不失古朴,极其吻合了老先生那种独有的气质。起先是被开头提到的“燕园”二字迷住的,我极其向往那里,去窥视那个海纳百川、兼容并包的园子。殊不知老先生竟然住在那里,转念一想,老先生就该住在那儿,也只有那里值得老先生祝我细细地往下看,看懂了什么叫“一见钟情”,彻彻底底地伏倒在老先生的文字之下。对这些文字油然而生一种“相见恨晚”的情感。

  他说,二月兰是在努力攀爬着的,这“攀爬”两字用得妙绝,仿佛能够看见二月兰那顽强的生命力。“连喘气的声音似乎都能听到”二月兰的喘气竟被老先生听见了,我痴笑,大概也只有老先生这样的人能听得见吧。

  婉如是季先生的女儿,但是对她描述,倒让我想起了“江南伊人,在水一方”的场景,“她总穿过左手是二月兰的紫雾,右手是湖畔垂柳的绿烟,匆匆忙忙走去,把我的目光一向带到湖对岸的拐弯处。”

  “紫气直冲霄汉,连宇宙都仿佛变成紫色的了。”这句话在文章中足足出现了三次之多,我本是觉得奇怪的,从没读见文章中竟出现了这么多重复的语句,想拿着书去找胡老师问问的,但之后多读了几次,便觉得就该这么写,已经找不出比这更好的语句了。

  上文中加粗的语句,都是自认为写得什么有韵味的句子。

  我的这篇文章绝不是在点评,因为即使读了许多次,也不敢斗胆写一篇点评的文章,只是写写心中的敬佩之情而已,仅此而已。

  【篇5:二月兰读后感】

  读季老的《二月兰》有感

  2006年感动中国人物之--季羡林先生,其中的【颁奖辞】为:“智者乐,仁者寿,长者随心所欲。一介布衣,言有物,行有格,贫贱不移,宠辱不惊。学问铸成大地的风景,他把心汇入传统,把心留在东方。季羡林:最难时也不丢掉良知。”

  季羡林先生为人所敬仰,不仅仅因为他的学识,还因为他的品格。季老的专业论著,我们难以享用(因我们的学识所限),但季老的散文随笔,却给我们展现了他热爱生活、观察生活的一面。钟敬文在庆贺季羡林88岁米寿时说:“文学的最高境界是朴素,季先生的作品就到达了这个境界。他朴素,是因为他真诚。”“我爱先生文品好,如同野老话家常。”

  季老的散文集《二月兰》其中有一篇《神奇的丝瓜》,给我印象深刻,丝瓜,太平常,太普通,我们房前屋后到处都有它的踪影,但我从没注意过它,直到我读了季老的“神奇的丝瓜”,才注意到丝瓜也有“思想”。季老写到:“我仿佛觉得这棵丝瓜有了思想,它能思考问题,而且还有行动,它能让无法承担重量的瓜停止生长;它能给处在有利地形的大瓜找到承担重量的地方,给这样的瓜特殊待遇,让它们疯狂地长;它能让悬垂的瓜平身躺下。如果不是这样的话,无论如何也无法解释我上面谈到的现象。但是,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又实在令人难以置信。丝瓜用什么来思想呢丝瓜靠什么来指导自己的行动呢上下数千年,纵横几万里,从来也没有人说过,丝瓜会有思想。我左思考,右思考;越思考越糊涂。我无法同丝瓜对话,这是一个沉默的奇迹。瓜秧仿佛成了一根神秘的绳子,绿叶上照旧浓翠扑人眉宇。我站在丝瓜下面,陷入梦幻。而丝瓜则似乎心中有数,无言静观,它怡然泰然悠然坦然,仿佛含笑应对秋阳。”

  我真佩服季老的观察力和想象力。日本作家黒柳彻子的《窗边的小豆豆》里写到“世之最可惧者,莫若有目不知其美,有耳不闻其乐,有心不解其真,既无感慨,亦无激情……之类也”。我们对我们生活的世界,熟视无睹,对自然界的变化缺乏欣赏,对周边的事件麻木不仁……真真的可悲可惧。“大家”与常人的区别大概就在此吧,我们司空见惯的“苹果落地”,只有牛顿想到了苹果为什么不往天上掉,进而提出了“万有引力定律”;烧开的壶水,为什么会把壶盖顶起,也只有瓦特比别人多问了个为什么,随之发明了蒸汽机,引发了工业革命。

  我们不缺乏生活,缺乏的是发现美的眼睛。

  【篇6:二月兰读后感】

  近来很忙乎,我徐徐起始有点厌倦生计。于是我走进书库,慢慢把心沉静下来,拿起最疼爱的散文,骤然想起老师说的散文有“形散神不散”的精髓,我就找了一篇季羡林的《2詜聕兰》,无心的翻阅却使我找到达生计的凉茶,我喝着,品着,2詜聕兰的芬芳竟至让我从新看见了前线生计的曙光。

  在绍介这篇文章之前,我得绍介文章的笔者。

  这篇文章选自季羡林的《怀旧集》,作于1993年。季羡林是一位国学大师,曾被看作是“老生派”散文的代表之一。

  93年笔者82岁,看一路风尘,写一篇华章,是阅历,是性命,是人生给了他尖锐的笔,开具好些富裕哲理的文章。没有谁明白,当笔者写这篇文章时,对人生和命数是多么的虔诚。因为文中的老祖就是叔婶、婉如是他的女儿,当初都已经离他而去,而作为一个经历过文革十年大浩劫的老人,也难怪人偕老年就备受感慨,前脑贮存的记忆便会像洪水同样,把冰封着的岁月之闸冲开一个大洞,每一个断片都具备深刻的哲理。

  我们回到《2詜聕兰》这篇文章上来。

  《2詜聕兰》是季羡林先生的托物寄情之作。先生以他豁朗明达的胸怀、平朴简约的文笔,给读者讲评了一个洋溢着淡淡2詜聕兰花香的人生历程故事。

  本文主要经过笔者回忆一点与2詜聕兰的人和事,抒发了笔者对自个儿错过的亲人的无限怀恨之情,也表现了笔者在逆境中笑对人生冷暖,生计中体验悲欢真情的人生感悟。笔者用拟人、夸张和摹色手法,描画了2詜聕兰随着春风的号召,兀自淋漓尽致的怒放,紫气直冲云霄。它刚强地开着,无论世事变迁若何,一如既往地在春风招摇中笑对人世沉浮。2詜聕兰的一“怒”,紫气冲云霄,一切听天由命,应当开时,它们就开;该消逝时,它们就消逝,没有所谓的悲和喜……然而,移花于情,笔者的记忆起始敞开。

  乾坤虽宽,阳光虽普照,笔者却傲然感到无垠的空寂与悲凉。2詜聕兰的听天由命,泰然处之的性情,与笔者的地步构成鲜亮的比较。花倒是能笑对春风,而作为人呢于是结尾有“我问三十积年来亲眼目睹我这些悲欢离合的2詜聕兰,她也沉默不语,兀自万朵怒放,笑对春风,紫气直冲霄汉。”又是笔者对2詜聕兰这一形象的提炼,到达达峰巅。在性命的逆境中,身边的事情慢慢消逝,亲人的离开,以致笔者对人生悲欢离合的思考:悲中有欢,欢中有悲,悲欢交织难辨。文章以2詜聕兰贯穿全文,反复描画2詜聕兰,强化了情谊,表现了2詜聕兰在逆境中巍然屹立,一切听天由命,遇事泰然处之的质量和寄托了笔者的理想人格和提醒人们体验悲欢离合的人生境界。

  读完此篇,我思考了许久。对于我们这个时世的小伙子,情绪大起大落,面临人生的跌宕起伏更是虚弱得像一根墙头草,没有毅力,没在理想,甚而随波逐流,人云亦云。我们为何就不得像笔者笔下的2詜聕兰同样,无论外界若何,我们都活出自个儿的个性,用刚强的心志笑对人生起伏。而当我们在社会形态的逆境中无法逆流之上的时分,我们能够回到家,去寻觅一份温情,去补缀自个儿剥离的羽翼,待一切都准备就绪时,我们就能够像2詜聕兰同样,一怒冲霄汉,实行自个儿的人生幻想。

  写至此,不单又让我想到新东方创始人俞敏洪的话:“我们每一私人都应当像树同样生长,纵然我们如今啥子都不是,但是只要你有树的胚珠,纵然被人踩到泥巴半中腰,你傲然能够借鉴泥巴的养料,自个儿生长起来。”而那颗能够长起来的胚珠,它必须也具备了2詜聕兰遇事泰然处之,在逆境中笑对春风的质量!

  我喜欢文学,也常常喜欢投稿,但是众多稿子都像投进沧海的石头,一去杳无音讯,我时不时都会很失落,有时看见自个儿文章就感受到郁闷,于是就叫上朋友去喝酒,到最终自个儿的文笔是越来越浅,越来越没有自个儿的个性,也把自个儿投到达人云亦云的邮箱。实则,我们压根儿就不应当有那么大的怨气和抱冤,我感到作为一私人,要活在时世下,那么他三十岁之前所有的成功放到人生的大戏台都不叫成功,三十岁以前的败绩放在性命的历程中来看都不叫败绩。因为人从一莅临这个世界就是遭罪的对象,人们一向为不遭罪还是少遭罪而黾勉着,前进着,没有逃脱逆境的勇气的,便平庸的活着,他的苍穹假如有色彩的话,那也必须是白色。

  天底下没有啥子能够打倒我们,只有我们拥有刚强的毅力,有一颗理智的心,在顺境中我们扬帆远航,在逆境中我们逆流而上,把每每挫折和艰难都看做是人生走向成功的磨砺,坚信有朝一日我们必须能够直冲霄汉,看一世绚丽的烟花。

  拜谢季羡林先生的《2詜聕兰》,拜谢2詜聕兰生之靓丽,我会沿着2詜聕兰的花香勇敢地向人生的目标一步一步向前走,不达目标觉不回头。

  【篇7:二月兰读后感】

  这的的确确,确确实实是我第一次沉下心来去触碰季老先生的文章,以前只是在小学课本上读到它在外留学时写得日记,字字句句里都充斥着爱国思乡之情。小学课本里这样的文章很多,读了后,我也不留记忆。如今却无意间翻到一篇老先生的《月是故乡明》,还没来得及去细细品味,就已经被这个题目给醉倒了,写得多好呀,月是故乡明,月是故乡明,一语道破,点醒梦中人。往日里读到的那些,什么想念家乡啊,什么思念故园,顿时都化为了浮云,都不如这五个“月是故乡明”。

  这篇的名字叫《二月兰》,简单而不失风雅,单调而不失古朴,极其吻合了老先生那种独有的气质。起先是被开头提到的“燕园”二字迷住的,我极其向往那里,去窥视那个海纳百川、兼容并包的园子。殊不知老先生竟然住在那里,转念一想,老先生就该住在那儿,也只有那里值得老先生祝我细细地往下看,看懂了什么叫“一见钟情”,彻彻底底地伏倒在老先生的文字之下。对这些文字油然而生一种“相见恨晚”的情感。

  他说,二月兰是在努力攀爬着的,这“攀爬”两字用得妙绝,仿佛能够看见二月兰那顽强的生命力。“连喘气的声音似乎都能听到”二月兰的喘气竟被老先生听见了,我痴笑,大概也只有老先生这样的人能听得见吧。

  婉如是季先生的女儿,但是对她描述,倒让我想起了“江南伊人,在水一方”的场景,“她总穿过左手是二月兰的紫雾,右手是湖畔垂柳的绿烟,匆匆忙忙走去,把我的目光一向带到湖对岸的拐弯处。”

  “紫气直冲霄汉,连宇宙都仿佛变成紫色的了。”这句话在文章中足足出现了三次之多,我本是觉得奇怪的,从没读见文章中竟出现了这么多重复的语句,想拿着书去找胡老师问问的,但之后多读了几次,便觉得就该这么写,已经找不出比这更好的语句了。

  上文中加粗的语句,都是自认为写得什么有韵味的句子。

  我的这篇文章绝不是在点评,因为即使读了许多次,也不敢斗胆写一篇点评的文章,只是写写心中的敬佩之情而已,仅此而已。

  【篇8:二月兰读后感】

  《二月兰》读后感1000字

  转眼,不知怎样一来,整个燕园竟成了二月兰的天下。

  二月兰是一种常见的野花。花朵不大,紫白相间。花形和颜色都没有什么特异之处。如果只有一两棵,在百花丛中,决不会引起任何人的注意。但是它却以多胜,每到春天,和风一吹拂,便绽开了小花;最初只有一朵,两朵,几朵。但是一转眼,在一夜间,就能变成百朵,千朵,万朵。大有凌驾百花之上的势头了。

  我在燕园里已经住了四十多年。最初我并没有个性注意到这种小花。直到前年,也许正是二月兰开花的大年,我蓦地发现,从我住的楼旁小土山开始,走遍了全园,眼光所到之处,无不有二月兰在。宅旁,篱下,林中,山头,土坡,湖边,只要有空隙的地方,都是一团紫气,间以白雾,小花开得淋漓尽致,气势非凡,紫气直冲云霄,连宇宙都仿佛变成紫色的了。

  我在迷离恍惚中,忽然发现二月兰爬上了树,有的已经爬上了树顶,有的正在努力攀登,连喘气的声音似乎都能听到。我这一惊可真不小:莫非二月兰真成了精了吗再定睛一看,原先是二月兰丛中的一些藤萝,也正在开着花,花的颜色同二月兰一模一样,所差的就仅仅只缺少那一团白雾。我实在觉得我这个幻觉十分搞笑。带着清醒的意识,我仔细观察起来:除了花形之外,颜色真是一般无二。反正我明白了这是两种植物,心里有了底,然而再一转眼,我仍然看到二月兰往枝头爬。这是真的呢还是幻觉一由它去吧。

  自从意识到二月兰存在以后,一些同二月兰有联系的回忆立即涌上心头。原先很少想到的或根本没有想到的事情,此刻想到了;原先认为十分平常的琐事,此刻显得十分不平常了。我一下子清晰地意识到,原先这种十分平凡的野花竟在我的生命中占有这样重要的地位。我自己也有点吃惊了。

  我回忆的丝缕是从楼旁的小土山开始的。这一座小土山,最初毫无惊人之处,只但是二三米高,上面长满了野草。当年歪风狂吹时,每次"打扫卫生",全楼住的人都被召唤出来拔草,不是"绿化",而是"黄化"。我每次都在心中暗恨这小山野草之多。之后不知由于什么原因,把山堆高了一两米。这样一来,山就颇有一点山势了。东头的苍松,西头的翠柏,都仿佛恢复了青春,一年四季,郁郁葱葱。中间一棵榆树,从树龄来看,只能算是松柏的曾孙,然而也枝干繁茂,高枝直刺入蔚蓝的晴空。

  我不记得从什么时候起我注意到小山上的二月兰。这种野花开花大概也有大年小年之别的。碰到小年,只在小山前后稀疏地开上那么几片。遇到大年,则山前山后开成大片。二月兰仿佛发了狂。我们常讲什么什么花"怒放",这个"怒"字用得真是无比地奇妙。二月兰一"怒",仿佛从土地深处吸来一股原始力量,必须要把花开遍大千世界,紫气直冲云霄,连宇宙都仿佛变成紫色的了。

  东坡的词说:"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悲欢离合,此事古难全。"但是花们好像是没有什么悲欢离合。就应开时,它们就开;该消失时,它们就消失。它们是"纵浪大化中",一切顺其自然,自己无所谓什么悲与喜。我的二月兰就是这个样貌。

  【篇9:二月兰读后感】

  二月兰读后感

  在我家的小路旁,每年二月份,默默无闻的二月兰就会绽放,它有四个圆圆的花瓣儿,很美丽。有许多蝴蝶会停留在二月兰上,它们飞起来时,很灵动很秀逸,远远望去,像蓝色的海洋。每当我看到它,都莫名其妙的感到很亲切。

  一天,一位美丽的姑娘,梳着粗大的辫子,在这片蓝色穿行。我默默的注视着她,看到,她的眼神呆愣、发出白痴般的笑声。

  我觉得很奇怪,于是我拔腿就跑。我回到家,便疑惑得问妈妈,在妈妈话中,我得知她是近亲结婚的后果,智力只有五六岁。

  一天,我家门口发出喧闹声和鞭炮声,原先是有人要出嫁了。妈妈告诉我,隔壁那个姑娘嫁给了一个老头子。虽然她的脸打扮得很美,穿的花花绿绿,但是还是发出白痴般的笑声,雪白的牙齿狰狞着。迎亲的车走远了,二月兰随风摆动,消失在了迷雾中,此刻只有单调的蓝色罢了。

  回到家,我对妈妈说:“明年二月兰还会开放吗?”“会的。”妈妈笑着对我说。我轻轻对自己说:“期望是这样吧!”

  【篇10:二月兰读后感】

  转眼,不知怎样一来,整个燕园竟成了二月兰的天下。

  二月兰是一种常见的野花。花朵不大,紫白相间。花形和颜色都没有什么特异之处。如果只有一两棵,在百花丛中,决不会引起任何人的注意。但是它却以多胜,每到春天,和风一吹拂,便绽开了小花;最初只有一朵,两朵,几朵。但是一转眼,在一夜间,就能变成百朵,千朵,万朵。大有凌驾百花之上的势头了。

  我在燕园里已经住了四十多年。最初我并没有个性注意到这种小花。直到前年,也许正是二月兰开花的大年,我蓦地发现,从我住的楼旁小土山开始,走遍了全园,眼光所到之处,无不有二月兰在。宅旁,篱下,林中,山头,土坡,湖边,只要有空隙的地方,都是一团紫气,间以白雾,小花开得淋漓尽致,气势非凡,紫气直冲云霄,连宇宙都仿佛变成紫色的了。

  我在迷离恍惚中,忽然发现二月兰爬上了树,有的已经爬上了树顶,有的正在努力攀登,连喘气的声音似乎都能听到。我这一惊可真不小:莫非二月兰真成了精了吗再定睛一看,原先是二月兰丛中的一些藤萝,也正在开着花,花的颜色同二月兰一模一样,所差的就仅仅只缺少那一团白雾。我实在觉得我这个幻觉十分搞笑。带着清醒的意识,我仔细观察起来:除了花形之外,颜色真是一般无二。反正我明白了这是两种植物,心里有了底,然而再一转眼,我仍然看到二月兰往枝头爬。这是真的呢还是幻觉一由它去吧。

  自从意识到二月兰存在以后,一些同二月兰有联系的回忆立即涌上心头。原先很少想到的或根本没有想到的事情,此刻想到了;原先认为十分平常的琐事,此刻显得十分不平常了。我一下子清晰地意识到,原先这种十分平凡的野花竟在我的生命中占有这样重要的地位。我自己也有点吃惊了。

  我回忆的丝缕是从楼旁的小土山开始的。这一座小土山,最初毫无惊人之处,只但是二三米高,上面长满了野草。当年歪风狂吹时,每次"打扫卫生",全楼住的人都被召唤出来拔草,不是"绿化",而是"黄化"。我每次都在心中暗恨这小山野草之多。之后不知由于什么原因,把山堆高了一两米。这样一来,山就颇有一点山势了。东头的苍松,西头的翠柏,都仿佛恢复了青春,一年四季,郁郁葱葱。中间一棵榆树,从树龄来看,只能算是松柏的曾孙,然而也枝干繁茂,高枝直刺入蔚蓝的晴空。

  我不记得从什么时候起我注意到小山上的二月兰。这种野花开花大概也有大年小年之别的。碰到小年,只在小山前后稀疏地开上那么几片。遇到大年,则山前山后开成大片。二月兰仿佛发了狂。我们常讲什么什么花"怒放",这个"怒"字用得真是无比地奇妙。二月兰一"怒",仿佛从土地深处吸来一股原始力量,必须要把花开遍大千世界,紫气直冲云霄,连宇宙都仿佛变成紫色的了。

  东坡的词说:"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悲欢离合,此事古难全。"但是花们好像是没有什么悲欢离合。就应开时,它们就开;该消失时,它们就消失。它们是"纵浪大化中",一切顺其自然,自己无所谓什么悲与喜。我的二月兰就是这个样貌。